哈爾濱銀行資產質量堪憂 諸多瑕疵令人驚心

發布時間: 2019-06-22 11:46:51 來源: 新浪財經綜合 欄目: 股市新聞 點擊:

云南时时彩 www.eiffm.com 來源證券市場紅周刊本刊特約ice_招行谷子地2019年5月24日,銀保監會和中國人民銀行聯合宣布鑒于包商銀行的嚴重信用風...

來源 證券市場紅周刊

本刊特約 ice_招行谷子地

2019年5月24日,銀保監會和中國人民銀行聯合宣布鑒于包商銀行的嚴重信用風險,為?;ご嬋釗撕推淥突У暮戲ㄈㄒ婢齠ń庸馨桃?,為期一年。根據后續的信息披露看,包商銀行的風險主要是由其大股東明天集團違法違規占用大量資金造成的。包商銀行2017年沒有發布年報,筆者根據搜集到的一些材料看,包商銀行2017年中除了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7.28%跌破警戒線以外,其他的經營指標并沒有嚴重到不可收拾的底部。顯然,包商銀行的問題更多體現在報表的細節上,從這些細節似乎可以隱約觸碰到一些經營的真相。這些細節包括:很高的應收投資資產占比且撥備不充分,表外業務特別是銀行承兌匯票超常規發展,資產質量快速惡化,吸儲能力較差過于依賴同業負債。

成立于1997年2月,總部位于哈爾濱市的香港上市公司哈爾濱銀行(股票代號:06138.HK)近期也受到了包商銀行被接管消息的影響,原因就在于哈爾濱銀行長期以來一直被傳言是“明天系”旗下一員,雖然其一再否認其前十大股東中多家民營公司和“明天系”存在關系,但是種種跡象表明,這些民營公司和“明天系”控股的多家公司還是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的。

作為一名銀行投資者,筆者并無意根據不充分的證據去推斷哈爾濱銀行和“明天系”的關系,只是希望通過報表中的細節觀察一下哈爾濱銀行是否存在和包商銀行類似的風險。然而在哈爾濱銀行披露的2018年年報時,筆者發現哈爾濱銀行雖然表面上看似乎沒有太嚴重的問題,但若仔細閱讀財報進行分析,還是可以發現其中存在一些令人質疑的信息。

貸款資產質量行業偏差較大

根據哈爾濱銀行2018年年報,其貸款不良率為1.73%,同比2017年的1.7%有小幅上行。雖然不良偏離度、撥備覆蓋率和撥貸比表現很一般,勉強過線,但在研究其年報第49頁的行業不良分布情況后,有些數據還是引起了筆者注意,即表格中的建筑業、房地產業以及租賃和商業服務業這3塊的不良率超乎尋常的低,分別只有0.09%、0.08%和0.02%(如附圖)。要知道,哈爾濱銀行的信貸投放主要集中于東三省、華北和西南地區,這3大區域經濟在去年都表現一般,考慮到上述3個子行業的放貸量本身就比較大,而不良率卻如此之低,如此反差的變化還是引起了筆者的注意?!?/p>

筆者特地挑選了上市銀行中資產質量控制比較好的3家銀行:建設銀行,招商銀行和興業銀行來做一個橫向對比,以這4家銀行2017和2018年在上述3個行業的不良分布信息進行比較,發現其他3家銀行的這3個行業的不良率還是比較相似的。其中,房地產行業的不良率在1~1.7%之間,建筑業在1.2~2.1%之間,租賃和商務服務在0.46~0.55%之間(見表1),而哈爾濱銀行在這3個行業上的不良率顯著是低于其他3家銀行。另外,觀察租賃和商務服務行業,建設銀行,招商銀行和興業銀行2018年的不良率同比都有所上升,而哈爾濱銀行的不良率在2017年非常低的基礎上再次大幅下降,這似乎和其他銀行體現出來的行業趨勢并不相符,3個行業在哈爾濱銀行的全部貸款中占比高達28%,在對公貸款中占比達到50%,這么一大塊貸款的不良率如此之低且和行業均值相差甚遠,讓人不由心生疑慮。

銀行承兌匯票占比過高

銀行承兌匯票是銀行開展的一項表外金融服務,一般要求出票人將承兌金額等額的資金或者一定比例的資金存入銀行作為保證金。銀行開具一定期限的承兌匯票,并收取出票人一定金額的手續費。由于銀行承兌匯票信用等級高,也經常被收票人用作再貼現的擔保票據。但是,今年來一些銀行為了盲目擴大票據業務規?;蛘咴黽穎磽庖滴袷杖?,放松了對于開具承兌匯票的審查手續,降低了資質要求,這就給少數企業利用虛假銷售合同或者關聯交易騙取信貸資金留下了漏洞。通過閱讀哈爾濱銀行的年報可以發現,其銀行承兌匯票的業務遠超其他銀行水平,承兌匯票占總資產的比例高達12.06%(見表2),過高的銀行承兌匯票業務占比顯然會給該銀行帶來額外的風險,而這些風險是投資人很難從報表中評估的。與此同時,還讓人奇怪的是,哈爾濱銀行的存款披露信息中,只有對公和零售兩個分類,并未把保證金存款單列披露,不知道這是無心之過還是有意為之!僅這方面來看,至少可以認為哈爾濱銀行的信息披露還是有很大提升空間的。

非標資產占比過高

眾所周知,最近兩年監管機構推進的金融供給側改革一直在強調限制非標資產的發展,要求對非標資產進行穿透管理,主要的原因就是非標資產中存在明顯的風險計提不足、風險披露不透明等問題。很多銀行在前幾年負債靠同業、大量資產配置應收投資類非標資產,這從事實上繞開了資本金、存款準備金、減值計提等多個限制,加速了銀行上杠桿進行規模擴張。而隨著2017~2018年流動性地收緊,一大批非標資產的風險開始暴露。然而即便是在嚴控非標資產占比的大環境下,哈爾濱銀行的金融機構發行債務工具總量還是不降反升的(見表3),非標類債權資產占總資產的比例高達25.67%,即使是號稱同業之王的興業銀行非標占比都遠遠不及哈爾濱銀行。與此同時,哈爾濱銀行對于這些非標資產的計提比例也只有1.94%,如果非標資產全部按照穿透管理,或者未來全部回到貸款科目下,所對應的資本消耗和減值補提的需求將會對哈爾濱銀行的經營造成很大的壓力。

總之,從上面的財報分析可以看出:哈爾濱銀行目前的資產結構、業務模式和風險點都和包商銀行有很多相似之處。因此,哈爾濱銀行未來是懸崖勒馬——放棄盲目規模擴張轉向踏踏實實地服務本地小微企業,還是在盲目規模擴張的道路上一條道走到黑,步包商銀行的后塵,這是需要哈爾濱銀行的掌舵人需要想清楚的問題。

本文標題: 哈爾濱銀行資產質量堪憂 諸多瑕疵令人驚心
本文地址: //www.eiffm.com/stock/201906-483626.html

如果認為本文對您有所幫助請贊助本站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微信掃一掃贊助

  •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 微信掃一掃贊助
  • 聲明:凡注明"本站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等資料,版權均屬云南时时彩所有,歡迎轉載,但務請注明出處。
    黃金6年來首次突破1400大關 多機構人士加入看漲行列中信證券童育堅:科創板未來對投行專業要求越來越高
    Top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