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png

站在珠峰面前,沒人能輕松說出“人定勝天”四個字。
這座只有0.00006%的人類才經歷過的世界第三極,有高差400米、厚度100米的北坳大冰壁;有548條從底部陡降的冰川遍布峭壁山脊;在海拔8000米以上的“死亡區域”,尸體甚至成為后續攀登者們的“指路標”。正式登頂前,還要在“絕命海拔”中越過巖體近90度、總體高差近20米的“三大階梯”。

1960年,中國登山隊首次嘗試從北坡登頂珠峰,行至海拔8650米的第二階梯時,4米多高近乎橫切面般的絕壁,讓當時的登山隊員想出搭人梯的方式。隊員屈銀華因不忍心穿著滿是釘子的高山靴踩在戰友肩上,脫去鞋襪后,十根腳趾被嚴重凍傷后截肢。
1975年,中國登山隊再次準備登頂珠峰,但幾乎全軍覆沒。三次沖頂,隊長犧牲,隊員凍掉雙腳、手指的不在少數。26歲的夏伯渝就是在第二次沖頂時,失去了雙腿,此后四十余年,珠峰成為執念。

image.png

2020年,中國決定再測珠峰。但今年的登頂之路卻是一波三折。
從5月6日出發,21天內,中國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隊員經歷三次沖頂。5月25日,第三次沖頂過程中,隊員行至北坡海拔7500米的“大風口”時,受狹管效應影響,風速約為相同高度大風的兩倍以上。失溫、凍傷、被風吹走都有可能。
隊員們只能趴在路線上慢慢前進,抵達海拔7790米二號營地后,隊員抱著石頭趴下,躲避大風,艱難搭起7頂帳篷后,擔心帳篷被吹走,3個人擠在一頂帳篷中,抓著帳篷桿坐著休息,直到26日凌晨5點,大風才減弱。
最終,5月27日11時,中國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隊員成功登頂珠穆朗瑪峰頂峰。

image.png

這是繼人類首次從北坡成功登頂珠峰60周年、中國首次精確測定并公布珠峰高程的45周年后,世界之巔的“身高”即將迎來歷史性更新,意義非凡。
一方面,珠峰“新身高”數據將為地震預報、冰川監測、全球變暖等生態環境?;の侍馓峁┮皇腫柿?另一方面,本次測量中高精度導航和遙感數據直接影響我們日常生活,如駕車導航、外賣點餐、物流快遞等。
而此次珠峰重測得以圓滿成功的背后,離不開默默的守護力。
守護力從修路隊開始。探路,背技術裝備、帳篷、索繩、食品等大量物資,在危險地段提前鋪好路繩、梯子,找到最合適的扎營地……這些都是修路隊員的工作,也是確保登山隊員成功登頂的必要前提。
除此之外,常年執勤在海拔5200米的珠峰邊境派出所、只有一人崗位的防疫站、背著重油機器的發電工人、走兩天路程送餐的“人肉外賣員”,都是守護力的重要組成部分。
當然,在雪山高原,還有一件事無比重要——視力。

image.png

高海拔使得大氣稀薄,紫外線劇烈,在高強度照射下,頭痛的感覺就像被人在眼睛之間釘釘子。哪怕是閉著眼將眼球從一側轉到另一側,都會撕心裂肺的劇痛。
1960年,中國首次登上珠峰的運動員王富洲在走下珠峰的許多年后,視力下降到僅有0.2,醫生認為這和他長期在高山活動、紫外線刺激過強有關。
2003年、2010年先后兩次登頂珠峰后,企業家王石接受采訪時,也提到感觸最深莫過于一次進入幻覺,一次雙眼失明。

不少攀登者,也因為眼睛出現問題,導致視力模糊,最終無緣珠峰之巔。
歷次珠峰測量,更是守護者的大考。從人到物,在這極限的征途中,都是極致的考驗。此次再測珠峰,明月鏡片為此次珠峰登頂提供了專業的定制鏡片,從準備到沖頂,全程助力守護。而這家名頭并不那么響亮的品牌,竟然與華為等世界頂級企業赫然在列。
不少人疑問,明月鏡片憑什么?

明月鏡片創始人名叫謝公晚。上世紀80年代,溫州瑞安農村,16歲的謝公晚輟學準備拜師學木匠,自此靠手藝吃飯。但學了一年多后,小謝開始晃了神。他羨慕同齡人不用起早貪黑,可以帶著喜歡的女孩看電影、壓馬路,更羨慕做生意的鄰居,動動腦子就有鈔票掙。
18歲那年,他決定告別木匠生活,拎著一麻袋半成品眼鏡和鏡架,隨舅舅沖向山海關,奔向東北。

南方的產品,東北人稀罕的很。謝公晚地攤生意越發紅火,很快成為了萬元戶。
他南下廣州,帶著積蓄和父母為他借來的3萬多元,準備繼續做眼鏡批發的買賣。
那是倒爺風靡的年代,靠著小聰明,狠撈一筆是迅速積累財富的不二法門。但1989年4月14日晚,本該前途大好的小謝,想的卻是跳江喂魚。
他壓上所有身家購買的貨物被全部查封,4萬多元血本無歸。謝公晚想過自殺,但欠款問題不解決,自己一了百了,親人徒添煩惱。
想到這兒,他轉念準備去往江蘇南京。作為經濟大省,江蘇本就是全國眼鏡生產基地,南京的人口多、高校多、消費能力又強,這是謝公晚眼中,東山再起的機會。
起初,南京的生意并不順利,主要因為“不信任”。首先,他21歲的年紀,就無法讓人相信能做出什么靠譜的事情;其次,他溫州人的身份在當年,相當于坑蒙拐騙的同義詞。
謝公晚惱火,找機會就解釋,磨破了嘴皮,最終在南京鼓樓百貨有了一塊二十多平米的攤位。
90年代初期,眼鏡是供不應求的賣方市場。謝公晚的眼鏡小鋪生意極好,但他很快發現,眼鏡消費的本質是鏡片。鏡片生產大戶丹陽,距離南京不到100公里。但謝公晚看不上那里的貨,“魚龍混雜,有些甚至達不到國家標準。”
他選擇到1000公里外的廣州找好鏡片,40個小時的火車顛簸也在所不惜。
后來,執著好鏡片的謝公晚甚至決定,與其大費周折的找,不如自己來生產。好鏡片的前提是優質的原材料。但受制于美日韓三國,原材料采購渠道窄,謝公晚入行時間短,在價格上常被供應商苛刻對待。
“他們不按照正常價格賣給我們,還要求我們一次性付清大半年以后的款。”
為了扭轉被動局面,謝公晚拿出當時流動資金的一半,聘請韓國高級專家指導研究。
2002年,謝公晚與弟弟謝公興、妹妹謝微微于上海正式成立明月鏡片股份有限公司,正式進軍樹脂鏡片領域。
據中國眼鏡協會統計,當年,我國鏡片產量為2.6億副,眼鏡工業總產值為126億元,比前一年增長20%?;瘓浠八?行業高速發展,賣方市場依舊,在保證眼鏡質量前提下,量到位,錢就到位。
對于謝公晚來說,質、量、錢都不是明月當時的問題。他的苦惱來自對企業未來發展的迷茫。
這并非多慮。隨著眼鏡業入局者增多,賣方市場消失,價格戰很快開始。
“不降價快賣,產品就得砸手里”,2014年,整個鏡片行業仿佛都陷入這種莫名的焦慮中。于是,渠道商變得極度膨脹。賣貨,要先給客戶塞錢,客戶可以無理由拖款,如果賣不出去,廠家還要包退??突Ч靖愕昵?、團建、培訓,費用也都要廠家出。
明月鏡片副總裁曾哲承認,明月也曾卷入其中。直到年底,財務列出合作虧損名單,他才被驚醒。“虧損最大的,都是我們一度奉若上賓的大客戶。”
但實際上,鏡片廠商和零售商之間不是零和博弈,相反,兩者有著共同的目標——如何獲取更多消費者。
而消費者最糾結的不是價格,是價值。因此,提升產品價值,給消費者安全感才是獲客關鍵。想明白這個道理后,明月鏡片在行業價格戰最激烈時宣布,永久性退出。
這是明月鏡片戰略發展的第一步。但反對的聲音先從內部開始,退出價格戰,銷售們失去了談判利器,收入直接受到沖擊。一些曾經在價格戰中如魚得水的員工,甚至直接提出離職。
明月曾經合作的一位客戶甚至直言:“從長期看,我認可你們做的所有事情,但是短期內,讓我放棄眼前的利益太難。”
曾哲說,當時也做好收入下跌的準備,但沒想到,在宏觀經濟不太好的情況下,明月鏡片同比增長超過20%,高端(產品)增長超過80%。而之前因為價格戰和明月解除合作的客戶,又主動回來“求復合”。

價格戰中省下的錢,明月鏡片全部拿去做研發,從低級價格競爭進入到提升產品品質。而產品質量一直是明月鏡片的立身之本。
為了能學習更先進的技術、生產更優質的產品,明月鏡片和日本三井(日本四大財團之一,擁有包括松下、索尼、豐田在內數百家公司)、韓國KOC建立全球領先的鏡片原料研發生產中心,成為全球為數不多實現原料自給的鏡片企業。
起初,外方合作伙伴對于明月并不完全信任。謝公晚記得開會時,對方居高臨下的態度像是教訓晚輩一樣。提到具體技術問題,也不愿分享、討論。“他們總覺得中國人不用了解什么高級技術,初級就夠了。”
但這份莫名的優越感并沒有持續太久。員工管理、客戶拓展、文化間的差異與高傲的行事作風讓外方處境艱難。很快,工廠出現虧損,無奈之下,只得請明月出手接盤。
事后,明月鏡片總裁謝公興總結,取得外方合作伙伴的信任,獲得尊重就是從解決這些問題開始的。“他們打不開的市場,解決不了的工藝技術,我們一一搞定;讓對方知道,想在中國做事,離不開我們,這點很重要。”
此后,明月聯手日本三井成功推出了包含KR樹脂、PMC超亮、1.71、超韌在內的多款行業領先的樹脂鏡片材料。
其中1.71鏡片的成功研發,打破高折射率伴隨高色散魔咒,讓鏡片更薄的同時,視物更清晰。

image.png

來源:網易科技測評截屏圖

同時,明月對于鏡片品質檢驗甚至比國家標準更嚴格。國家標準是不出現有害視覺的疵病,但明月的要求是必須零瑕疵;在度數準確性上,同樣是300度以下鏡片,國家標準度數允差為12度,明月對自己的要求是8度;除此之外,在中心厚度允差和防止色差上,明月都以更高標準要求自己。
但就在謝公晚專心做鏡片的這些年,他發現身邊很多人都在炒房、買礦、搞金融,他始終不曾參與,“我們知道能力有限,能做好鏡片這件事就已經很不錯了。”
前幾年,謝公晚常到國外參加一些行業展會,展館很大,但幾乎是外資品牌的天下。中國企業只能縮在一個小角落。
事實上,某外資品牌早在2006年就曾開出高價試圖收購明月鏡片。但謝公晚幾乎沒有猶豫就拒絕了。“國內很多企業被收購后,好像日子過的也不咋樣。另一方面,我們感覺這個行業發展挺好,未來還有很大空間,不想這么快退休。”
此后,該外資品牌幾乎每年都會來找明月聊一聊,提出的價格是明月當年銷售額的好幾倍。但謝公晚依舊沒有動搖。
在他看來,眼鏡不僅是商品,更是關乎國民健康的大事。但長期以來,普通消費者對眼鏡行業暴利與否存在誤解,根源在于行業和外界互動太少。由此,明月鏡片開始了一段有關品牌建設的征途,試圖為整個行業擴展更寬闊的轉型與發展空間。

品牌建設的路并不好走。
但也有機會,當前消費者對鏡片重要性認識不足,買眼鏡更愿意花大價錢挑副好鏡架。然而,隨著市場發展,消費者對于鏡片品質的意識逐漸增加,如果明月鏡片能順應潮流,就有打造領導品牌、同時推動行業整體提升的機會。
價格、材料、技術產品等問題都逐一解決,形成強大硬實力之后,明月開始做軟實力:塑造品牌,科普市場,引領行業。
盡管從2010年開始,明月鏡片高價在央視、湖南衛視和浙江衛視投放廣告。但方向不清晰,動作不系統,使得廣告投入就像放煙花,綻放在天空的瞬間很美,可最后什么也留不下。
明月當時已經具備領先的行業地位和逐年遞增的銷售收入,但產品高、中、低檔次全覆蓋,缺少拔尖產品。這讓謝公晚對于企業的未來發展也有些沒底。
總裁謝公興為這事兒也是傷透了腦筋。主力產品的確定在公司內部首先出了分歧。
從銷量上看,折射率1.60的鏡片明顯高于防藍光和折射率1.71的鏡片,如果將主力產品定為后者,需要從小做到大,再從大做到強。

“當時普遍的疑問是,常規1.60的鏡片已經賣的很好了,干嘛還要花大力氣推新?”
但后來達成一致,旗艦產品就是打高賣低,要用絕對的特色產品帶動。后來事實證明,防藍光和1.71鏡片這兩個產品每年都在成倍增長,并帶動常規產品銷售增加。
謝公興認為道理很簡單,如果高端產品能做好,那么消費者和客戶也會相信你常規產品也不錯。就像蘋果做手機行業第一,大家也會相信它做的iwatch、耳機質量不會差。
在主力產品初見成效后,謝公晚開始犯愁企業發展的定位。他嘗試找過不少智囊團,最終采用特勞特公司的方案,因為特勞特一句話點出了行業的核心問題——有品類,沒品牌。
在特勞特的建議下,明月盯緊中國快速崛起的中產階級。做中國鏡片的第一品牌,成為消費者的第一選擇。
但整個社會給眼鏡報以暴利的名聲,零售單價越提越高,消費者被各種概念、話術搞暈,覺得配眼鏡很貴,體驗不好,且不知道怎么選擇。
謝公晚歸結原因認為,消費者不是真的不愿意消費,而是不愿意稀里糊涂、充滿戒心的消費。“是我們沒有給消費者了解的渠道和機會。”
另外一方面,消費者對眼鏡暴利的誤解,也是因為沒有把這個行業的專業價值傳遞給消費者。
曾有媒體報道,一副鏡片的價格可從10元到10萬元不等。而之所以能產生這么大的價差,真相在于鏡片之外的附加價值。
曾哲認為,其實配眼鏡和下館子的道理很像。“單買一條魚可能只要20元,在餐廳里吃為什么要200元?消費者往往會忽略你提供這個環境、專業服務、口味。在國外,驗光是收費項目,但在國內卻幾乎都是免費。這也是為什么眼鏡上市公司凈利率奇低的原因。”
近幾年,眼鏡零售商也在不停倒苦水。
消費者購買一副眼鏡,驗光器材的費用、驗光師的工資成本只能轉嫁在鏡片之上,因此鏡片的利潤,不能僅用售賣價格減去進價計算,眼鏡行業也絕非靠賺取差價存活。
而檢測鏡片往往需要專業的儀器,僅憑肉眼無法做出判斷。以次充好的問題由此而來。
2017年,明月鏡片先是聘請著名演員陳道明先生為品牌代言人。重磅代言的背后,是明月鏡片進入品牌時代的決心。
之后,明月直接公布好鏡片四大標準(材料、膜層、實用功能、視覺效果)幫助消費者對稱信息,確保購買商品物有所值。

image.png

2019年,明月鏡片還啟動了“萬店計劃”——提升新一代終端體驗,讓鏡片可以像主流手機體驗店一樣,先體驗再購買。
謝公晚曾在一次戰略發布會現場提到,行業內經營多年的企業通常不太關注外部,面對成本和費用的節節攀升,采購單價也越來越難壓低,未來發展產生了迷茫。有不少人說,這個行業就是這樣了,幾十年來都是這么做;也有人說這個行業太小,要去尋找賺大錢的行業;還有少數人為了生存,不斷打價格戰,以次充好。
“我們說眼鏡行業很小,實際上是我們自己把它做小了。同質化越激烈,行業發展空間越小。眼鏡行業難做,是因為我們之前賺錢太輕松了。”
謝公晚最早為企業取名“明月”,有兩層含義。其一,鏡片的外形和月亮相似;其二,月亮給人一種透亮清晰的感覺,和鏡片扮演的角色相同。
這些年,謝公晚、謝公興兄弟兩人和明月越往前走,越發現行業面臨的環境變了。
2012年,每三個人中,就有一個是近視;據國家衛健委最新調查結果顯示,2018年全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為53.6%,其中高中生近視率超八成。預計2020年,中國近視人口將達7億。
兒童青少年近視已成為中國視力損傷的主要原因。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視力問題關系國家和民族的未來,必須高度重視,不能任其發展。
而相較于歐美國家,中國青少年近視率之所以居世界第一,主要有兩方面原因:一是亞洲人本身眼軸長;二是用眼習慣。中國互聯網的高速發展,電子產品的普及,使得藍光輻射等問題嚴重。
明月鏡片針對中國人視力問題,與全球知名光學專家、中國工程院莊松林院士合作建立行業首個院士專家工作站、眼鏡光學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生產更符合國人眼球結構和用眼習慣的產品,真正用心呵護國人的視覺健康。

至此,明月鏡片已經發展成口碑銷量俱佳的行業第一,被譽為“鏡片業的華為”。在它的領導下,鏡片行業從低級價格競爭,進入到提升產品品質、消費者服務體驗的新臺階,最關鍵的是,無數消費者因此受益,薄薄的一片,成為他們眼睛的守護力。
但就像《戰爭論》中說的那樣,在戰爭打到一塌糊涂時,茫茫黑夜中,將領已經用微光指引隊伍前進,但若僅靠微光,還遠遠不夠。未來,在明月鏡片的帶動下,整個行業隊伍需要一齊轉變,共同扭轉市場,重獲新生。